【人红姐统一图库总站 文齐河】第十三期:抗日名将李仙洲_大众网

时间:2020-01-18  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

  齐河,一座比较独特的古老县城,它是齐鲁文化的发源地,拥有比较悠久的历史;它也被誉为九曲黄河上的一颗明珠,“一美两制造”等诸多现代气息的标签,让这座古老的小城以全新的姿态行走在新时代。

  为深入挖掘齐河历史文化,留住历史记忆,重新唤醒齐河历史上美好和传奇故事,大众网联合齐河县委党校共同推出“人文齐河”栏目,从红色记忆、历史纪实、坊间传说、传统文化多个维度讲述在齐河这片热土上发生的一切,以飨读者。

  1894年6月17日,在黄河岸畔的赵官镇大码头村,一个男婴呱呱坠地,那响亮的哭声似乎预示了这个孩子将会与众不同。孩子的父亲李恒钦是本村村长,他喜不自胜地跑到本村私塾先生那里为孩子求取名字。先生当时正抑扬顿挫地读古文:“海客谈瀛洲,烟涛微茫信难求。越人语天姥……”陶醉在神仙境界中的先生听了李恒钦的请求,略一沉吟说道:“瀛洲,神仙居住的地方,孩子就叫李守瀛字仙洲吧。”李仙洲上面还有两个哥哥,老大李守亭,老二李守兴,后来又有个弟弟,名叫李守显。

  李仙洲出生在一个列强环伺、民不聊生的时代,这一年的9月17日,也就是李仙洲出生刚满三个月,中日甲午海战爆发,清政府惨败,巨额的战争赔款让这个本就千疮百孔的古老民族更加积弱积贫。李仙洲父母早亡,少年时期他便沦为孤儿,家庭的贫困和国家的耻辱叠加在一起,让这个富有家国情怀的热血男儿,胸中平添了一种使命和责任,他立志要解国家于危难、救人民于水火。

  这个具有远大抱负的人,在大码头村走出来,走出了一条崎岖的人生之路。他曾在济南武术传习所苦练武功,也曾在上海大学社会系、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文化。黄埔一期毕业后,曾追随中山先生参加过东征和北伐,也曾跟着蒋介石堵截过红军,曾在抗日战争中屡立奇功,也曾在解放战争中犯下罪行,莱芜战役中沦为战俘,改造好后被特赦释放,又为建设新中国奉献余热。可以说,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,他亲历和见证了中国由乱而治、由弱变强的近百年历史。

  李仙洲走上革命道路是在1924年春,当时已到而立之年的李仙洲正在长清高等小学教书,他的同乡好友孟民言先介绍他加入,又保荐他投考黄埔军校。孟民言是山东早期较为活跃的领导人之一,曾作为山东代表出席在广州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,家住与大码头村几里之遥的赵官街,当时在青岛胶澳中学担任校长。虽然有孟民言的保荐,但报考黄埔军校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来自学校和家庭的阻力,使他只能偷偷地从长清步行到济南,一路翻山越岭,七十多里路他走了七个多小时,找到山东省党部驻所齐鲁书社,在那里报上名后,又辗转到了上海,在孙中山家里参加了初试,初试合格后才到广州参加正式考试。平挺进口19款奥迪Q7国5848红姐图库 五排放现车报价及图片经过这一系列繁琐的过程,山东报名的所有考生录取了9个,令李仙洲自豪的是,他是其中之一,另外还有李玉堂、李延年,在以后的战争年代,他们都身经百战,屡建功勋,没有辜负“”栽培,成为名将,被称为黄埔一期的“山东三李”。

  由于革命形势的急剧变化,黄埔军校一期在校学习时间只有七个月,十一月毕业后,他们便被编入各战斗序列。李仙洲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教导第一团排长。1925年东征陈炯明,升任为七连连长,是当时毕业生中位数不多的几位连长之一。第一次北伐战争,他担任营长。第二次北伐战争,他任团长,并负责蒋介石的警卫工作。李仙洲作战剽悍,以后屡立战功,累次升迁,1936年2月被授予陆军少将,1938年3月被授予陆军中将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他先后参加长城居庸关抗战、忻口会战、徐州会战、武汉会战、枣宜会战、豫中会战等12次大的会战,多次负伤,战功卓著,被誉为抗日名将。

 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,日军第一军主力沿平绥铁路向西进犯张家口,企图占领内蒙古西部地区,解除中国军队对其侧翼的威胁。驻守在陕西宋家川的李仙洲部第21师奉命于8月14日赶赴华北前线察哈尔省怀来县康庄,依托居庸关、八达岭一带的山岭构筑工事,组成阻击日军进攻的左翼阵地。李仙洲部凭借居庸关长城天险顽强抵抗,与装备精良的日军鏖战七天七夜,以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,歼灭了日军大量有生力量,这就是著名的长城居庸关抗战。

  忻口会战时,李仙洲不顾危险亲赴一线战场,率部向敌人发起反攻,官兵们士气大振,一鼓作气夺回南怀化阵地,极大地震慑了日军。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,李仙洲在最前沿察看地形,被日军狙击手一枪击中胸部。李仙洲平日待兵如子,深得军心,当他倒下时,士兵们冒死把他从阵地抬下来抢救。当时忻口前线火力网密织,日军炮兵占绝对优势,单身人上下都很危险,更别说抬着一副担架了。士兵们就像疯了一样,前赴后继,直到把李仙洲抬到战地医院,足见李仙洲受部下爱戴的程度。但因为太受部下爱戴,也带来了麻烦,李仙洲属于胸部贯通伤,应该保持头部略低的姿势,以免血液积蓄于胸腔,当时军医这样要求,可抬担架的士兵死活不干,始终让李军长头上脚下。军医干涉,负责抬担架的连长差点儿把他一枪打死,并冲着他大喊:“你头朝下走一个我看看,军长都负伤了还不让他舒服点儿。”因为当兵的不了解医学知识,差点儿害死了李仙洲,幸亏这段路不算太长。事后证明,李仙洲实在命大,日军一枪打来,他恰好在呼气,肺叶萎缩,子弹从两叶肺之间穿过,所以伤的不重,如果是吸气的时候中弹,那就危险了,真是生命在呼吸之间。

  李仙洲最有名的事情却不是忻口会战中的传奇经历,而是莱芜战役被生擒活捉,尤其是电影《南征北战》在全国放映后,他更是被广为人知。影片中那个狂叫“看在的份上,拉兄弟一把”的李军长,原型就是李仙洲。莱芜战役李仙洲全军覆没,自己也兵败被俘,而且败的干脆利落,电影中以张灵甫为原型的张军长就骂过“三天六万人,赶鸭子也没这么快!”之后有人问李仙洲是不是真如电影演的那样,李仙洲笑着说“我哪有那么狼狈啊!”作为老行伍,李仙洲在领兵打仗方面的确有他高明之处,但他的对手是陈毅,在陈老总的周密部署中,李仙洲部早已成为华野的囊中之物。而更令他没想到的是,他手下的主力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炼成是中共地下党员,关键时候他按兵不动,后又擅离职守,造成军中混乱,在这种情况下,李仙洲不全军覆没才怪。李仙洲被俘后混在士兵中间想蒙混过关,又是韩炼成向解放军提供了情报。因为深知李仙洲得军心,为了抓捕他,解放军找了个借口把他带走,但是俘虏中还有李仙洲的不少亲信,不顾危险暗中保护,一路解放军劝阻,到预定逮捕他的地方,仍有数十人跟随,后来得知这些人都是常年跟随李仙洲征战的将校级军官。

  李仙洲和60多名高级战俘被转移到胶东半岛的昆俞山,后乘船渡过渤海逆鸭绿江而上至吉安上岸,到达设在哈尔滨的东北战犯管理所,后又转入北京功德林战俘管理所学习改造。1960年11月28日,李仙洲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,名居第二批获赦人员榜首。其实第二批特赦人员名单中本没有李仙洲,是周恩来总理亲笔批示才加上的。李仙洲走出战犯管理所,周总理在中南海西花厅设家宴,款待他和其他几位黄埔出身的获赦人员。昨为阶下囚,今为座上宾,周总理特意让李仙洲坐在自己的身边,并亲切地说:“黄埔一期几百名学生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你和曾扩情,因为你俩的年龄都比较大,学员都称你们为李大哥、曾大哥。”

  李仙洲在黄埔军校当学员的时候,周恩来是学校的政治部主任,周恩来比李仙洲小四岁,有时候也与学员们一样喊李仙洲为“李大哥”。在获释之前的1959年,李仙洲和周恩来之间曾有过一段有趣的对话,李仙洲说:“总理,我还有一个问题没交代。”周总理说:“什么问题没交待呀?”李仙洲说:“我还办过一所国立二十二中学,跟党争夺了青年。”周总理笑着说:“这有什么错?这是一大功劳,你培养的青年不是都在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吗!”李仙洲所说的国立二十二中的前身就是私立成城中学。

  1941年,李仙洲的部队在安徽阜阳驻防,因不忍看到流亡的沦陷区青少年无家可归,无书可读,便在阜阳成立“私立成城中学”,收容山东逃出来的流亡青年,管吃管住,还能上学。山东人相信他,大批学生闻风而来。为了维持学生的生计,李仙洲四处募捐,仍难以维持,最后他找到当时的教育部长陈立夫,将私立成城中学改为国立二十二中学,得到政府的财政支持,才得以维持下去。国立二十二中成立时,收容学生2200人,其中96%来自沦陷区,85%来自山东。李仙洲自任校长,他放下长官架子,对士绅谦逊,对教师礼遇。学校成立时,李仙洲发表讲话,他说:“我感谢山东父老对我的信任,我决不辜负他们的期望,我能带十万大军,也一定能带好你们这些娃娃!”台下齐鲁子弟,含泪鼓掌。李仙洲一生功业,如镜花水月,唯独“偶然”办了这么一所学校,遗泽绵绵,去思悠悠。他九十几岁的时候,黄埔一期的老同学去看他,带过多少兵,打过多少仗,都放下不提了。可他一再说,国立二十二中学出了多少名教授,出了多少大学校长,可见这件事在他一生中的分量是多么重。

  李仙洲当了官,有了钱,并没有像当时一些要员那样,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。他除创办成城中学之外,还不断往家寄钱,嘱托大哥李守亭,在老家大码头村建一所学校,剩下的钱就为村里修桥铺路、修石碾、置办耕牛。但他大哥收到钱后,并未按照李仙洲的意思去办,而是大兴土木,修碑亭,刻龙头族碑,又招各路能工巧匠,雕刻二十四孝石刻,并用铁栅栏把亭子周围全部围起来。李仙洲知道后很生气,决定不再往家寄钱,但是由于工程浩大,要半途而废就前功尽弃,况且大哥一再来信要钱,长兄如父,大哥的话就是“军令”,无奈李仙洲只好又给他寄,但他实在是非常不情愿。这项工程持续三年才完工,但“光宗耀祖”了不长时间,就赶上了土地改革运动,结果亭子被拆除,石刻及石碑被砸烂后,运到黄河修了坝头,铁栅栏打成扒锯,造了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的大木船。李仙洲一心要造福家乡的心愿,虽因其兄从中作梗而没有落实,但其故土情结却殷殷可鉴。

  在外漂泊多年,黄河岸畔的大码头村始终是李仙洲梦回萦绕的地方,这是生他养他的地方,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给他留下挥之不去的记忆。1982年秋收季节,88岁高龄的李仙洲终于回到了家乡,在县、镇领导的陪同下,他走进了大码头村小学。时任该校教师的李修祥清楚记得,从一辆面包车上走下一位略有驼背的老人,四方大脸,满头银发,精神矍铄。那是李仙洲最后一次回到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,斯时他的内心早已归复平静,令他惶惑的是这里的草木是否还记得他这位投笔从戎的游子?离开时大马头村所在的赵官镇尚属于济南长清县,回来时却已变更为德州齐河县,这是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沧海桑田?老人仔细端详着村小学的一砖一瓦,回忆着曾经在这里度过的时光,因为这小学的院落正是由他家的祖宅改造而来的。李仙洲获释后,如同脱胎换骨一般,以极大的热情投入社会主义建设中,历任山东省政协秘书处专员,省政协委员、常务委员,民革山东省委员会委员、常务委员,全国政协委员等职。为接待这位大人物的回乡,当地政府特意派人到济南采购了食品,电镀的折叠椅子是从镇上拉来的,掌勺的厨子是镇供销社饭店的主厨,一切都达到了当日乡村的最高规格。这次探访回去之后,李仙洲心潮起伏,挥笔写了一副对联,然后精心装裱之后,寄给了老家大码头村曾接待过他的曹国英。对联是这样写的:“会心今古远,放眼天地宽”,或许这就是这位抗日名将最深切的人生感喟吧!

  李仙洲1988年11月27日在济南去世,享年95岁,在黄埔一期“山东三李”中是结局最好的一个。他生前写有回忆录《忻口战役中的第二十一师》、《莱芜战役蒋军被歼始末》等,算是用后半生的岁月沉淀,对前半生的戎马生涯进行了一个总结吧。红姐黑白印刷图库,http://www.2190999.com